• <input id="qmaar"><sup id="qmaar"><dl id="qmaar"></dl></sup></input>
  • <input id="qmaar"><option id="qmaar"></option></input>
  • 這里,是“深圳速度”的起點
    來源:中國一冶 作者:尹志遠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19日 訪問量:
    + . -

      窗欞陳舊、墻漆斑駁,與周圍靚麗挺拔的高樓相比,今天的深圳國際商業大廈明顯已經“落伍”了。但在1984年的那個黃昏,鄧小平同志正是站在這座大樓的頂樓,俯瞰建設中的深圳特區,遠眺暮靄沉沉中香港的燈光點點,默默感受著一個漁村成長為城市的神話。

      30多年過去了,隨著一座座樓宇拔地而起,國商大廈已經被林立的高樓包圍在其中,鄧老當年所看到的建筑工地如今已是行人如織、高樓矗立、繁花似錦,而蘊藏在這棟建筑里的故事,卻未被時間湮滅……

      冒著政治風險 開工程招標先河

      特區建立之初的深圳,還是一支煙工夫就可兜遍全鎮的彈丸之地。僅有的一幢五層樓房已是鶴立雞群的“摩天大廈”。

      年輕的深圳匱乏建設資金,面對現狀,深圳決定吸取香港的土地運營模式,采用政府出地、外商出資的模式拓展特區現代化建設的腳步。多方推動下,1981年,深圳國際商業大廈——這座當時在深圳最高、面積最大的涉外商業項目走上了歷史舞臺,打響了深圳高層樓宇建設的第一炮。此時,沒有人想到,隨后而來的曲折讓工程一拖再拖,更沒有想到因為這個項目而開啟了新中國工程建設上的一次重大變革。

      位于羅湖區嘉賓路與人民路交叉口處的深圳國際商業大廈,由深圳市房地產公司和香港中發大同地產公司合資興建,廣東省建筑設計院設計。大廈平面呈“L”形,由兩棟各20層的主樓及3層附樓組成,高67.5米,建設面積5萬多平方米。

      雖然已經進入改革年代,但這座建筑動議之初,仍然準備按老辦法,由省建工部門把建筑任務分配給省內一家建筑公司承擔。起初給開發商的報價是每方米550元,不久原施工方又重新報價“每平方米560元”!沒過幾天,施工方又把價格拉高到每平方米580元。該公司還要求特區提供基建材料的供應指標,以及鋼筋、水泥、木材和其他特殊材料??墒沁@個項目不屬于國家計劃投資的,特區哪來材料供應指標供給他們呢?

      工地打樁早已完工,打樁的公司亦早已退出現場,可是由于基建的甲乙雙方進行著馬拉松式的討價還價,工地閑了近兩個月,青草也長得淹沒行人的膝蓋,還不知道施工的單位何時能進場。

      為了爭取時間,深圳市政府果斷決定引用——采取工程招標的方式,選擇施工單位。誰的造價低、工期短,誰來承建國際商業大廈!并實施重獎重罰——工期提前一天獎勵港幣一萬元,耽誤一天則罰款一萬元。這不僅是深圳市第一項公開招標的建筑工程,同時也開了建國以來全國建筑工程公開招標之先河。消息一經傳出,立即在市場上引起軒然大波,包括港商在內的十余家建筑公司前來競標。

      最高大廈,外資工程,群雄競爭,誰能中標?

      就是在這個時候,中國一冶進入了招標會的視線。早在1979年,中國一冶就揮師南下,在羅湖區的一片荒丘湖沼地安營扎寨,負責深圳市道路管網等基礎設施建設。以前,一冶人也沒有參加過“投標”。中國一冶迅速組建工作專班,一面籌備施工前的各項準備工作、一面集中力量制作標書。投標專班一面派人到當時的冶金部去學習投標知識和外部投標處理方法,一面到建筑材料展銷會和建材市場上收集各種材料的價格。

      經過分析,一冶的決策者認為,特區第一樓,全國第一項公開招標工程,政治影響非同小可。為此,確定了“不求賺錢、但求不虧、站穩腳跟、創出牌子”的指導思想。而一冶最后亮出的底牌,是驚人的每平方米造價398元,絕對工期18個月!事后,人們才知道,一冶亮出的“底牌”,不僅使參與競爭的幾家對手知難而退,而且也低于特區測算的“標底”。

      1981年9月7日,國商大廈招標領導小組宣布:深圳市房地產公司和香港中發大同地產公司(甲方)接受一冶工程處(乙方)的投標。一冶以絕對的優勢擊敗了另5家競爭對手,一舉中標。9月10日,一冶深圳工程處主任張黎、深圳市房地產公司和香港中發大同地產公司的代表梁英才在《深圳國際商業大廈工程承發包合同書》上簽字。

      合同規定,整個工程1983年4月底前全部竣工,北樓比總工期提前兩個月即1983年2月底完工。合同還規定,提前工期一天,甲方獎勵乙方港幣1萬元;延誤工期一天,乙方向甲方交罰款港幣1萬元。以此合同為標志,一冶成為全國第一家大型國有企業參與深圳基建施工的單位、第一個在公開招投標中勝出的單位。也正是從這時起,深圳特區的基建施工公開招投標的改革之風,吹遍長城內外、北國嶺南,而這一改革之風的第一踐行者,就是中國一冶。

      敢闖敢試 亮劍改革第一標

      按常規,像國商大廈這樣大的工程,從接到圖紙、施工組織到正式開工,至少要3個月的準備時期。然而,在“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特區,一切工作都必須以時間和效率作為衡量標準。一冶打破常規,集中技術力量,首先制訂出基礎施工方案,再制訂出主樓標準層結構和裝飾施工方案,不到一個月就做好了施工準備。

      1981年10月8日,鞭炮齊鳴,國商大廈破土動工。

      國商大廈三樓以上為層高3米的標準層,設計要求10天建一層。為了攻克高層建筑施工垂直運輸難題,一冶還專門從國外引進兩臺百米附墻吊和混凝土輸送泵等先進施工機械。即便如此,工程實際進度卻始終不甚理想,每層樓所用的時間少則十來天,多則二十余天。照這樣的速度,別說18個月,就是兩年也完不成建設任務。

      面對天大的壓力,一冶再一次做出了驚世之舉——從1982年3月1日起,打破原有施工隊建制,組成兩個綜合包工隊承建東、北樓,實行“四包一獎”,即“包工期、包質量、包安全、包節約,完成指標有獎”的經濟承包責任制,將職工的收入與勞動效率掛鉤。同時,一冶還搞起了“施工網絡圖”,把項目每一個細節都按時間標注,再將細節部分歸類形成各自的流水線、多頭并進。

      工地上,此時喊起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一冶的這個決定,具有劃時代的典型意義:它終結了長期以來在基建施工隊伍的分配中實行的平均主義、大鍋飯的沉重歷史,宣告了具有先進性、科學性的激勵機制的誕生;它徹底否定了舊的管理體制,創新出一種具有推動歷史前進意義的管理體制。

      發動于建筑行業、革除僵化管理體制、運用經濟規律支配市場的改革一發而不可收。新的經濟承包責任制,充分調動了職工的勞動積極性,大大激發了蘊藏在職工身上的巨大潛能。

      1982年2月,北樓第六層,東樓第四層突破設計要求,達到9天一層樓;3月,北樓第八層、東樓第六層又創造了8天一層樓的好成績。國商大廈的建設速度,引起了特區領導的關注。期間,時任深圳市副市長羅昌仁專門召集一冶領導談話,在肯定了一冶施工進度的同時,向一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羅昌仁說,國外和香港每層建筑面積1000平方米以上的框架結構,能夠以7天一層樓的速度建設,國商大廈的建設,一冶能不能創造7天一層樓的“深圳速度”?

      老領導的殷切期望,進一步激發了職工的干勁。六七月間,北樓又創造了26天連續完成4層,平均6天半一層,最快6天一層的最新紀錄。羅昌仁向一冶人提出的“深圳速度”實現了。7月13日,北樓實現封頂。緊接著,東樓又創造了11天兩層樓,平均5天半一層樓的新紀錄。七八月間,東樓第16層至20層五層僅用了24天,以平均不到5天一層樓的速度再次改寫了一冶人創造的“深圳速度”。

      1982年8月10日,時任廣東省副省長、深圳市委書記、市長梁湘看了題為《為特區建設貢獻力量,為社會主義祖國爭光,優質高速建設國際商業大廈》的介紹一冶施工經驗的材料,從一冶人的身上,梁湘看到了一種拼搏進取的精神。他意識到,特區的創業和改革,正需要這種精神。他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與激動,在總結材料上作了批示:“周鼎、羅昌仁同志:一冶、省四建、工程兵的施工經驗很好,應認真推廣,大張旗鼓地進行表揚?!?/p>

      翌日,梁湘又在深圳市委召開的干部會上高度評價了一冶人的精神和對建設深圳所作出的巨大貢獻。

      1983年4月,國際商業大廈提前94天竣工。按照合同約定,中國一冶如數領到了94萬元港幣的獎金,一時轟動全國。經深圳市高層建筑驗收委員會檢查評定,國商大廈東樓、北樓及附樓共29項單項工程,除北樓地面1項為合格外,其余28項全部為優良,被評為“全優工程”。

      1984年1月24日下午4時40分,鄧小平同志站在了新建的國商大廈頂樓天臺,凝望夕陽和彩霞映照下的深圳新城區,并對梁湘說:“都看清楚了……”

      中國一冶在國商大廈施工中創造的“深圳速度”,形象地詮釋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句80年代的時代格言。全國第一個建筑工程招投標項目、率先實行經濟承包責任制企業、“深圳速度”,這些和一冶有關的名詞,必將以其鮮明的時代特色載入我國改革開放的史冊。

      特區回訪 探尋“深圳速度”起點

      2018年7月21日,廣東深圳。

      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8周年之際,中國一冶深圳公司迎來了四位特殊的客人——葉春霖、朱國瑩、張銳、熊四毛,他們是從1980年開始就參與了國商大廈等深圳重大項目建設的老員工,并作為中央電視臺電視紀錄片《深圳四十年》攝制組的特邀采訪嘉賓,重訪深圳。

      作為特區最早一批“拓荒?!焙汀吧钲谒俣取钡挠H歷者、創造者,四位老人登上親手建設的深國商大廈樓頂俯瞰深圳,登上蓮花山頂感受今日鵬城風采,參觀現代化的工地,撫今追昔,暢想深圳更美好的未來。

      “看!這女兒墻、這欄桿、這馬賽克地面,還是當年交工的樣子!”85歲的葉春霖拉著83歲的朱國瑩興奮地說——當年,他倆一個是國商大廈工地主任、一個是北座技術主任;“這臺電梯就是我們那時裝的,還在使用?!?7歲的老塔吊班班長熊四毛觀察得仔細;“你看大樓的墻面瓷磚,還是和當初建成時是一樣的,里面的電梯等設施也保持了原樣,30多年過去了,這座大樓經受了考驗,證明它的質量是十分可靠的!”85歲的張銳在國商大廈電梯間不禁說到。

      站在國商大廈的樓頂,老人們遠眺整個深圳,回憶當初大廈建設時的情況。葉春霖至今十分清楚項目建設的每個細節。他說,自從引入競爭機制,大家沒日沒夜的干,當最后提前94天完工,大家拿到94萬港幣的獎勵時,很多人從來沒見過這么多獎勵,震撼非常大。

      葉春霖還告訴記者,說起“深圳速度”,大家都會想到國貿大廈創造的“三天一層樓”,國貿還在打地基的時候,國商大廈就已經竣工了,正是由于國商大廈之前創造的“五天一層樓”速度,最后才激發出了國貿大廈的“三天一層樓”,所以說,國商大廈是創造深圳速度的起點。

      國商大廈,深南大道,蓮花山頂,新的建設工地,四位“拓荒?!瘪R不停蹄,走訪深圳,感受深圳的巨變。

      “我們剛到深圳時,到處是荒野、灘涂和水溝,我們去深圳河抓魚還差點當做偷渡的被抓去,而現在,深圳到處高樓大廈,漂亮而現代,這在當時我們想都不敢想!”熊四毛很是感慨,他作為當時國商大廈建設項目的塔吊班班長,肩上的擔子重千鈞。

      如何在“5天一層樓”的基礎上保證施工質量和施工安全,其中塔吊是一個關鍵環節。熊四毛當時剛接觸塔吊沒多久,為了保證工期,他經常調整作業班次,有時兩班轉、有時三班轉,工作不分白天黑夜,沒有節假日,每天就是作業點——食堂——休息蘆席棚三點一線。其中有次刮臺風,塔吊一個零件脫落,整個塔吊危在旦夕,危急時刻,熊四毛全神貫注操作,硬生生將塔吊扳回正常位置,最終轉危為安。

      在參觀中國一冶如今的深圳項目工地后,幾位老人對工地現代化的質量和安全管理頻頻點贊,想起當年建設國商大廈的條件,很多工作基本都是靠手,大型機械很少,但最終都克服了困難,創新辦法高質量的完成了項目建設。

      中國一冶深圳公司年輕員工在傾聽了四位老前輩關于當年國商大廈建設故事后,一致認為“老同志們的講述,給我們上了一堂歷史課,讓我們了解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深圳建設的火熱場景,讓我們模糊的記憶清晰起來;這也是一堂思想教育課,讓我們了解了一冶人敢打硬仗、善打硬仗的精神,以及艱苦奮斗、任勞任怨的思想境界;同時,這也是一堂改革精神教育課,讓我們了解到只有改革才能出速度、只有改革才能出質量、只有改革才能出效益,只有改革才能不斷發展進步?!?/p>


    中冶微信號

    輕推
    极速快三平台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