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qmaar"><sup id="qmaar"><dl id="qmaar"></dl></sup></input>
  • <input id="qmaar"><option id="qmaar"></option></input>
  • 百元產值包干,革除企業“大鍋飯”——中國十七冶集團分配體制改革打破“大鍋飯”
    來源:中國十七冶集團 作者:鐘康龍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19日 訪問量:
    + . -

      “這種事干起來后,必須以最堅定的態度貫徹到底,誰動搖就批評誰,誰倒退就追究誰的責任。報紙上要連續報道,以示義無反顧的決心?!边@是1984年6月8日,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對新華社“國內動態清樣”第1468期刊登的中國十七冶集團承建寧國水泥廠實施改革分配辦法調查報告上的重要批示。是什么樣的改革能讓中央領導作出這么堅決的指示呢?

      這要從十七冶承建的寧國水泥廠說起。寧國水泥廠坐落在位于安徽省寧國市海螺山下。該廠雖然早已關停,但是當年生產的“海螺牌”水泥,被廣泛應用于虹橋機場、東方明珠、金茂大廈、連云港核電站、上海磁懸浮列車、北京原子能快速反應堆、國家地震監測網等世人矚目的標志性和高新技術工程,樹立起一座座跨世紀的形象豐碑。如今喊出“世界水泥看中國,中國水泥看海螺”口號的安徽海螺集團,正是發源于此。

      工程量巨大  工期異常短

      寧國水泥廠于1979年籌建,原定三年建成,后因中央調整國民經濟計劃緩建。1982年9月復建后要求1984年9月建成試車。寧國水泥廠是國家“六五”計劃期間的重點建設項目,也是我國建材工業首批由國外引進的三個大型水泥廠中的一個,設計能力為年產高標水泥150萬噸,基本接近了目前國內技術最為成熟的一條日產5000噸水泥熟料生產線的產能規模,為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水泥生產基地。該工程由科威特貸款,主要生產工藝線的設計與成套設備均從日本三菱公司引進;礦山等輔助生產線與全部土建工程設計均由天津水泥設計院負責,工程總投資4.62億元。

      該工程高空作業多,窯尾預熱器塔架高99.9米,安裝架高105米,廢氣管道最高點為73米,增濕塔高52.7米,其它幾十項設備結構安裝均在20-30米以上,特別是預熱塔的吊裝,是十七冶此前從未遇過的超高構筑物吊裝。其設備結構大。原料磨直徑5米長15.6米,回轉窯直徑7長75米,一窯四磨都在數百噸以上。其中回轉窯840噸,水泥磨800噸、原料磨914噸,整個廠房長300米。該項目采用了最新的技術工藝,具有七十年代國際水平,采用多波爾預熱器和MFC客外分解爐等先進設備,主要生產線均由中央控制室的一臺計算機和三臺程序邏輯控制器(PLC)進行管理,各生產車間分別裝有電除塵及脈沖袋式除塵器。工程結構非常復雜,高達40米以上的子項有14項。有19座鋼筋砼圓筒倉,預均化庫鋼筋屋架跨度為51米,也是十七冶首次施工的超大跨度屋架。全廠特大設備安裝有19臺,最大單件重147噸。粗碎車間座落在山坡上,最高點與深坑間標高差28米。水泥磨房與水泥庫基礎深達20米,粘土破碎車間深坑為14.5米。這些工程特點是當時國內沒有遇到過的。

      全廠總建筑面積183059平方米,主要實物量包括土石方202.11萬立方米,混凝土澆筑21.9萬立方米,制作安裝鋼結構7081噸,安裝設備740臺,鋪設電纜5公里、管道12公里,砌筑耐火磚3574噸,架設高壓輸電線266公里,修筑鐵路19.6公里。在當時的歷史條件和施工技術下,該工程施工難度異常巨大,建設工期只有短短的兩年,設備安裝工期只有15個月。1982年3月原冶金部與安徽省決定,將該工程建設由當時的基建工程兵改為由十七冶承建。十七冶隨即成立工程指揮部,于當年9月破土動工。公司承建了從礦山、原料、燒成和成品包裝的水泥生產線全部項目以及廠前區、機修系統工程。

      創新施工技術  加快工程進度

      由于工程一度下馬,耽誤了一年時間,因此必須在兩年時間內拿下中外合同規定的三年完成施工任務。且該廠地處皖南山區多雨地段,在兩年的工期中,雨雪天氣就有將近200天,給原本就非常緊張的工期帶來了更大的困難。此外,十七冶缺乏大型吊裝機械,技術準備時間短促,這些都增加了工程施工難度。怎樣完成這項艱巨任務,為國爭光、為企業爭信譽呢?

      寧國水泥廠提前一天完成投產,可以多生產五千噸水泥,價值三十萬元,創利十多萬元?!耙惶斓扔谌f元”這筆賬,成了激勵十七冶員工創高速的巨大動力。大家堅決拋掉“重點工程國家必?!钡囊蕾囁枷?,決心開創出一條改革的新路。

      十七冶制定了以下幾項措施。首先以生產經理和總工程師為首組成技術骨干班子,狠抓施工準備和技術方案編制工作,制訂《寧國水泥廠工程施工總規劃》,明確施工步驟,排出網絡施工總進度,把整個工程分為地下基礎工程、地面結構工程、設備安裝工程、調試等四個“戰役”。參加施工的各二級公司工程指揮所以《總規劃》為根據編制出單項工程《施工方案》。比如,為充分利用時間,加快整體施工綜合進度,在生料磨房和水泥磨房施工時,嚴格按照該項工程的施工方案實施,即提前將機體龐大、笨重的球磨機運進廠房里的保護棚內,然后安排土建與安裝交又作業,結果達到了預期的要求。它證明了規劃與方案的作用。

      在土建施工中采用新工藝、新技術全面推廣使用組合鋼模板和鋼管架,并根據鋼筋砼筒倉工程多、工期緊的情況,采用倒模法施工。在設備安裝和金屬結構制作前,機電公司認真按照編制好的施工方案和作業計劃實施,同時抓新技術培訓,讓大家盡快掌握新技術和新設備的性能與特點。公司的預熱器鋼塔制作與安裝誤差大大小于日本誤差標準25毫米,實際只有8毫米,達到國際先進水平,而且回轉窖的安裝焊縫,經探傷檢査也達到一級水平。

      實施百元包干  打破“大鍋飯”

      在如此短的工期條件下,僅僅靠優化施工方案和技術創新是遠遠不夠的。十七冶借助內部項目管理體制改革的“東風”,經原冶金部批準后,在全國率先進行“全優考核百元產值工資總額包干”試點。該辦法即以明確經濟責任為核心,實行工期、質量、安全、成本、工作量、勞動生產率和文明施工等七項經濟技術指標與工資總額掛鉤考核,在全國首次采用勞動定額,根據工作量的大小按照既定的勞動定額計算人工工資,取代以往按照個人表現確定的評級工資制,簡而言之就是用實際工作量取代人為定薪,倡導多勞多得。十七冶利用這種經濟手段,在全國建筑行業率先點燃了分配和用工制度改革的烽火,充分調動職工的積極性,打破企業吃國家“大鍋飯”、職工吃企業“大鍋飯”的弊端。

      十七冶工程指揮部1982年10月進入工地以后,在有關領導部門的支持下,立即進行了兩項改革:

      一是變國家保為企業包,把過去按人頭提取工資總數的吃“大鍋飯”的心態,改為每完成一百元產值按一定比例提取工資和獎勵,使企業所得和職工收入圍繞企業的經濟效益上下浮動,公司內部實行權、責、利相結合,以包上繳利潤,保工程進度、工程質量、安全、成本等為主要內容的經濟責任制。

      二是變行政命令催工期為用經濟手段保工期、促進度。工程建設指揮部創設了“全優工期獎”,對關鍵項目、單項工程以及收尾的大小項目,層層簽訂工期承包合同,按期完成、質量合格者當場兌現工期獎,拖期者罰,提前完成者加獎。在確保工期的同時,將這種考核辦法與施工質量及利潤掛鉤。質量上出現問題或者利潤沒有達到國家核定的利潤指標,均在工資總額中予以一定的減除,確保工期、質量和效益都得到保障,從而杜絕只顧趕工期,不顧質量安全和效益的危險做法。

      “上不封頂,下不保底,以豐補欠”是當時大伙叫的最響的口號。分配制度的改革,極大地調動了職工的勞動積極性,保證了工程建設高質量、高速度地進行。工程施工中,許多工人都是一人干兩個人的活。工地上出現了少有的24小時通宵工作場面,大家都是自覺地加班加點,管理人員的宿舍晚上10點前基本沒有亮燈的。1983年夏天寧國地區遇上了多年沒有過的持續特大暴雨,工地地處山腳遭遇嚴重的洪水倒灌,工人們在新的分配制度調動下,積極抗災搶工期,保證了施工進度按總規劃進行。1984年初當地遭遇暴雪災害,積雪厚度超過30厘米,但依然沒能擋住員工的施工熱情。當時一個50多人的施工隊正在深夜冒雪澆筑一個子項的混凝土,干到半夜時上面的熱水喝完了。此時管理人員為了讓大家在寒冬中保暖身體,讓食堂連夜燒開水,并安排兩名工人去3公里外的食堂把開水抬來。由于連續多人下雪,抬水工人的解放鞋早就濕透凍住了。他倆為了把開水盡快送到,就干脆赤腳抬水送上工地。這種工作熱情是前所未有的。

      1984年1月,國家建材局、安徽省政府在這里召開的協調會議認為,寧國水泥廠工程進度快、質量好。1984年9月27日,石灰石投料生產。1985年元月熱負荷聯動試車一次成功,4月生產出合格水泥,成為同期全國三項工程中開工最晚,竣工投產最早的項目。經質量檢驗,整個工程質量合格率100%,單位工程優良率為92.9%,16個子項獲冶金部“全優工程獎”。由于工程高速優質,因而贏得了“深圳速度”的美譽。

      改革成效顯著  國家大力推廣

      原本三年的工期,十七冶用兩年完成,“全優考核百元產值工資總額包干”創出了國家重點工程建設中罕見的高速度和高水平。工程施工勞動用工比原計劃減少35%,勞動生產率平均每個工人年創造產值15000元,比十七冶的歷史最高水平提高一倍半。當時十七冶職工的嫻熟技術工人的工資才40多元,而采用這種考核辦法后,工人的勞動積極性大大提高,工資也大幅度提高,最高的月收入可達百元。隨后十七冶成立專門機構在全公司迅速推廣并進一步完善此項考核辦法。目前廣泛應用的計件工資制和計時工資制就誕生于此。

      此項制度成功應用后,新華社等國家權威媒體進行了廣泛關注,于是便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1984年6月14日人民日報第二版以《寧國水泥廠建設工期可縮短三分之一——變國家保為企業包 變(大鍋飯)為責任制》為題對此進行了重點報道,并發表短評指出:

      加快重點工程建設的出路在改革。寧國水泥廠建設工期可縮短三分之一的情況說明:其他部門、行業一樣,重點工程建設要加快速度,出路也在于改革。誰堅定不移地搞改革,誰就能大踏步前進,就能做到對國家、企業、職工三有利。目前有些重點工程的建設單位,存在著“國家必?!钡腻e誤思想,坐在“鐵椅子”上吃國家的“照顧飯”,不思改革,使工期一拖再拖,只見進人進料,不見工程竣工。寧國水泥廠的建設者們的可愛之處,就在于他們具有一種強烈的時代的緊迫感,創出了重點工程建設罕見的高速度。如果全國所有的重點工程都能像寧國水泥廠這樣,在改革中不斷開創高速度,那四化建設的步伐肯定可以大大加快。改革出速度,改革得效益,凡已經開始改革并嘗到甜頭的單位,都必須以最堅決的態度把改革貫徹到底,誰動搖就批評誰,誰倒退就追究誰的責任。

      結成伙伴關系  打造水泥工程品牌

      自優質高效完成寧國水泥廠建設后,中國十七冶集團與海螺水泥便接下了深厚友誼,形成了長期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在隨后的30多年合作中,十七冶在水泥工程建設中加大投入和技術研發,不斷提升水泥項目管理能力。

      在項目管理上,建立了高效、團結、作風務實硬朗的項目管理團隊,建立了完善的質量安全控制體系,建立了以一線技術骨干為主的技術創新隊伍,在專利申報、QC成果、技術論文、新工藝等方面取得的效益穩步提高,編制了水泥工程施工指導手冊,大大提高了項目施工生產率,有效控制了質量通病和安全風險。先后承建了世界首批2條日產12000噸蕪湖海螺水泥熟料生產線和目前亞洲最大的年產440萬噸陜西禮泉海螺粉磨站工程,以及海螺水泥的上海明珠、浙江建德、廣東陽春、廣西北流、重慶忠縣、四川達州、甘肅臨夏、湖南石門以及安徽的蕪湖、池州、淮南、樅陽、全椒等水泥工程。

      十七冶以此打造了水泥工程品牌,成為全國規模最大的水泥工程承包商,并成功打入臺泥、中聯水泥、華潤水泥、東方希望水泥、賽德水泥市場,在國內建設了150多項水泥工程,最高峰時期,公司同時在建的水泥工程超過10項。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和十七冶“走出去”戰略,公司還在越南、俄羅斯、馬來西亞等國家建設了數條水泥生產線,并攜手海螺,在印尼、緬甸等國家建設了多項水泥工程。除此之外,還建設了獲得國家優質工程獎的蕪湖海螺大廈、蕪湖海螺醫院等地標性建筑以及營口、沈陽、成都、烏魯木齊等一批海螺型材工程,被海螺集團譽為“我們自己的建設隊伍”。

      中國十七冶集團通過建設寧國水泥廠,掄起了打破國有企業吃國家“大鍋飯”的第一錘,開啟了十七冶打造水泥工程建設品牌之路,也為海螺水泥的崛起、中國水泥行業的發展開了一個好頭。這一切都源自國有企業自我革新之勇氣,十七冶人勇于創新之魄力。當前,在新時代下,中國十七冶集團作為央企,更要緊隨國家改革步伐,緊緊圍繞中國五礦集團和中冶集團戰略,持續改革創新,堅定不移走高技術高質量發展之路!


    中冶微信號

    輕推
    极速快三平台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